您好!欢迎来到石开投资有限公司 

    公示公告:

    新闻资讯NEWS

    神秘狩猎者隐现 伦敦锡杀机四伏

    伦敦锡市杀机隐现:一位神秘多头狩猎者现身,似乎有意将“红风筝操纵现货库存逼空国储”的戏码稍作改编在伦敦锡期货市场上上演——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数据显示,一家神秘公司控制了至少90%的锡库存和短期仓位,仓库可以发货的量处于十二年来的最低点。

      对于这家LME锡市的神秘狩猎者,有业内人士猜测是国际锡库存仓储公司的拥有者;也有人表示是国内一家从事大宗商品贸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

      “如今处境窘迫的空头们可以在情势反转的时候实现完美一击。对这位大多头来说,卖出是迟早的事情,而一旦空头闻到血腥的味道,一场大屠杀就将展开。”专栏作家David Fickling表示,这位巨头想要完全操控锡市场并不容易。

      谁是神秘狩猎者

      作为今年表现最好的有色金属之一,锡期货越来越受到市场关注。从今年年初至今,国内锡价上涨近38%,LME三个月期锡价格涨幅也达30%之多。本周二LME现货锡较三个月期锡升水飙升至250美元/吨,达到自去年9月以来的历史高位。

      LME数据显示,一家神秘公司控制了至少90%的锡库存和短期仓位,仓库可发货量处于十二年来最低位。

      据介绍,因为LME现货供应紧张,交易员不得不支付一年来的最高价以保住空头仓位。目前锡的主要出产国印尼正在限制出口量,整个行业供应偏紧。但现在成交如此紧张还是显得不太正常。

      “一般来说每个月第三个周三市场交割时是比较紧张的时候,月初就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常见。”苏克顿金融公司表示。

      “成交量稀少的锡市场上似乎正上演着红风筝故事。”期货圈内人士刘晓翠感慨。

      红风筝(Red Kite Group)是2005年“国储铜”事件的主角,现已跻身为全球最大金属对冲基金。2005年,红风筝与另外一只基金——拖拉机通过控制现货库存,联手狙击一路做空伦铜的中国国储。

      目前LME锡库存主要集中在亚洲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其中马来西亚巴生港仓库有2240吨,新加坡仓库有1785吨。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分析师景川表示,从LME锡库存的分布来看,主要集中于马来西亚的巴生港与新加坡,马来西亚巴生港的库存主要集中于以下四家公司:Access World Logistics (Singapore) 、C. Steinweg Warehousing (FE) 、Edgemere Terminals和P Global Services NV。而新加坡的则主要集中于以下的八家公司:Access World Logistics (Singapore)、C. Steinweg Warehousing (FE)、CWT Commodities (Metals)、Engelhart Warehousing (Singapore)、GKE Metal Logistics、H&M Metal Warehousing (S)、Henry Bath Singapore、Worldwide Warehouse Solutions Singapore。由于交易所不公布具体数据,不能确切的认定这些仓库中的锡库存属于哪家公司或哪几家公司所有,从库存分布的情况看,基本上集中于Accessworld、之前的理资堂及世天威三大家手中。

      “据了解,巴生港和新加坡的LME仓库为多家仓储公司所有,包括总部在荷兰的世天威仓储有限公司,此外还有Access world物流公司及Edgemere Terminals等公司。所谓神秘巨头可能是这些仓储公司的拥有者。”方正中期期货分析师吴江和彭博涵的看法与景川相近。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期货界人士推测,这家神秘巨头可能并非国外机构,而是国内大宗商品贸易行业中的一家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该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有色金属及矿产品供应商之一,在有色金属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操控锡市?没那么简单

      通常来说,大型贸易巨头通过控制库存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实现对现货价格的控制,并在一定程度上操纵市场以牟取利益。

      “锡作为有色金属中相对供需总量较小、而且用途较为高端的品种,发达国家进口比例高,价格弹性大,供应的些许抑制可能会带来价格较大幅度的拉升,大型贸易巨头有动机通过持有大量现货头寸以抬高价格获取价差收益。”彭博涵表示。

      贸易巨头何以能控制LME锡的库存?对此,景川表示,一方面是由于LME仓储交割规则所致,贸易商将库存分存于不同的仓库后,人为造成各仓库库存很低、无法满足出库配对的要求。另一方面则因仓储费用的原因导致,LME设定的锡的仓储费用均在51-56美元之间,高昂的仓储费用使得现货商在提货时望而生畏,同时也使得仓储商通过拖延出库时间从而获得利益的最大化,这样一来,库存的变化常常会滞后于货权的变化。

      “巨头控制库存的目的通常有两方面:一是仓储商为了获得利益的最大化,这种情况通常是短期或者是延迟,不会对市场构成持续影响;二是通过控制库存量而达到供需短缺现象有所升温的假象实现其商业模式的盈利或者通过持仓库存比来实现逼仓的目的,这种情况通常都是现货大幅升水而当期持仓数额巨大。而现货ETF基金通常也会持有一定库存,但并非是为了抬高价格。”景川分析称。

      不过,彭博专栏作家David Fickling认为,这位巨头想要完全操控锡市场并不容易。究其原因,一是锡“鲸”可能并不想要坐到这个位子上。在流动性如此差的市场,交易员可以在对手恐惧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吃掉大量份额。二是如果市场视为被操纵的话,交易所不会坐视不理。LME的交易规则允许交易所迫使交易员与对手方交易,削减其仓位。三是与LME其他金属不同,锡是公开喊价交易,很难通过交易程序来掩盖行踪。

      “如今处境窘迫的空头们可以在情势反转的时候实现完美一击,对这位大多头来说,卖出是迟早的事情,而一旦空头闻到血腥的味道,一场大屠杀就将展开。”David Fickling称。

      管中窥豹 锡市复苏信号

      市场关注的还有,神秘巨头的举措是否为全球锡价即将趋势性复苏的信号。“神秘巨头可能相信锡价已经接近市场底部,于是趁着现在的低价大量购买锡库存,预期在市场反弹之后可以大赚一笔。”业内人士表示。

      从供需层面来看,景川表示,锡供需短缺形势将对锡价形成一定支撑,但随着未来锡供应形势的逐步好转,锡价将会有所调整。库存持仓比没有构成恶性逼仓的条件,但会造成虚盘的心理压力,对价格上升有利。整体而言,锡价保持回升的势头没有改变。

      综合世界金属统计局与国际锡业研究小组的数据,当前全球锡市场供需短缺形势虽然严峻,但并未恶化且有好转的迹象。

      今年以来,受供给侧改革影响,锡行业供给与库存出现了同时减少的情况:中国和印尼作为全球最主要的锡供应国,2015年产量同比大幅减少,世界锡矿山产量同比减少超过了1.6万吨,而全球锡矿年产量也只有27万吨左右,减幅比例很大。库存方面来看,截至上周五收盘,上期所锡库存为2955吨,较上周增加1053吨;LME锡库存为4290吨,为今年一季度末以来新的低点。

      彭博涵表示,今年下半年开始的环保督查是造成锡供应短缺的最直接原因。7月中旬环保督查组进驻锡主产区进行督查整顿,致使冶炼加工厂大面积停产整顿,停产产能对应产量约占全国45%。虽然8月中旬环保督查陆续结束,华锡集团也于8月16日完成年度检修开工复产,但由于粗炼等重污染环节停产导致中间原料减少,影响精炼锡成品的最终产出,复产工厂难以满负荷生产,因此复产短期难以改善市场供应短缺的情况。今年9月份精炼锡产量预计为1.38万吨,环比较上月持平,但较7月产量减少将近5%。

      从国际方面来看,今年前七个月,最大出口国印尼的精炼锡出口同比下降了28%,其中7月下降了近75%,从锡矿砂进口来看,今年1-7月我国累计进口缅甸锡矿砂近21万吨,占我国进口总量的72%,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53%左右,极大弥补了印尼锡出口下滑的缺口。

      根据国际锡研究协会(ITRI)近来的研究,缅甸锡年产量或已达到5万吨的高峰,未来缅甸锡产量的长期前景主要取决于未来是否会发现新矿,否则产量会在接近峰值后减少。

      彭博涵表示,供应短缺将下游需求缺口放大,未来锡价仍存在长期上行基础,但鉴于目前锡价已处于历史高位水平,短期或将维持震荡格局。

      “中长期观察,现在锡市场的库存处于非常低的水平,未来几年,随着库存不断被消耗,包括生产的产量水平的限制情况,其周供应水平还会继续下跌。基于此,未来几年锡价是比较乐观的,到2020年锡价还有可能再回到3万美元左右的水平。”国际锡业协会中国区首席代表崔琳表示。

    联系地址:昆明市盘龙区北京路与北辰大道交口西南角领域时代大厦A幢10楼1001室联系电话:0871-65710223,
    Country: 云南石开投资有限公司技术支持:中国翼通

    在线咨询

    QQ咨询